耽漫之家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楼主: ffry

[开心一刻] 发一些日常小腐段康康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4 10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每日三个小段子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嬷嬷:“今个林公子要来!快叫**们打扮!”

    丫鬟:嬷嬷午安,嬷嬷说的可是真的?

    嬷嬷:“那还有假?夫人亲口和我说的,不然我哪敢喊**们打扮,你也快去叫你家主子打扮。”

    丫鬟:哎!

    西苑,

    二公子:午时茶三刻,花香飘满院,如今风光好,难寻爱人影。

    丫鬟:公子快别作诗了!林公子要来。

    二公子:表哥要来?那我得摸些胭脂水粉,最近憔悴了些可不能让他瞧见,不然准心疼坏。

    正厅,

    老爷:“哼,你个**也敢来?”

    夫人:好了老爷,今个林侄子来就别说些刺疼的话了!林侄来了我会喊你的。

    二公子:……知道了母亲。

    奴仆:林公子到!

    林公子:“小侄拜见姑父姑母。”

    夫人:许久不见甚是想念,快进屋。

    几个时辰后,

    林公子:“姑母,家父托我给二弟带了东西我去去就回。”

    西苑,

    二公子:父亲不待见我就罢了,母亲也帮着说话,明明儿时说好定亲,如今我与表哥真心爱慕却死也见不得。

    丫鬟:公子别灰心,至少……哎,林公子!

    林公子:“哟,看看这小脸,就剩骨了。”

    二公子:表哥!许久不见还以为你忘了我,今晚来了就别走了吧。

    林公子:“我只能待一个时辰左右,不然姑母会起疑的。”

    二公子:……那就速战速决!好容易相见,就别浪费时间了!你快去准备些润油,半个时辰后烧些水给表哥洗澡。

    丫鬟:是,奴婢这就去办!

    林公子:“时间太短了,我怕你受不起。”

    二公子:表哥~我真的很想你~唔嗯!

    另一边,

    夫人:哎,青春真好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“叫哥哥”黑衣男子面无表情的威胁一位看起来年仅五岁的小孩。

    小孩也不哭,只是安静的啃着刚刚那位蓝衣哥哥给的棒棒糖,看着黑衣叔叔,清脆的喊了声“叔叔乖,哥哥快回来了。”

    “靖尧,你和小**呕什么气。”蓝衣男子从隔壁药店出来,满载而归,“已经买好啦,走吧。”

    “降了辈分,而且我比你小。”黑衣男子委屈。蓝衣男子摸摸头“乖,今晚给你做一块你最爱的桃花糕。”

    “我要俩块。”

    “也行。”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“门前大桥下,游过一只鸭”

    少年清脆的歌声把河里游泳的一只鸭吓得一激灵

    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歌,时阮走道河边蹲下

    河水清澈见底,河底的鱼摆摆尾巴游来游去

    这鱼真大啊……

    想吃

    但是抓不到

    时阮盯着水底的鱼,鱼鱼摆摆尾巴,高冷的给时阮留下一个背影

    时阮盯着鱼鱼高冷的背影看了两年,砖头冲屋里嚎了一声:“啊池!这条鱼看不起我!!”

    屋里走出来一个人,蓝发蓝眸,身材高挑。

    俞池身上还围着围裙,手里拿着锅铲。

    闻言淡淡的叹了口气:“想吃鱼就直说,鱼又做错了什么?”

    时阮哼哼两声:“我看上了这条鱼,你红烧给我吃。”

    俞池的手在空中挥了挥,那条“看不起时阮”的鱼就连着一点水被他抓在了手里:“除了我你还想看上哪条鱼?”

    时阮愤愤道:“你又不让我吃!!”

    俞池意味不明的看了时阮一眼:“你在暗示什么?”

    时阮后腰一凉:“……你大爷的正经点!”

    总之鱼鱼就这么看着老大把自己红烧,还撒葱花。

    鱼鱼:你到底是谁的老大!?

    作为一只猫妖,时阮总是对鱼有一种奇怪的偏执。

    不过俞池想了想,如果时阮对鱼不感兴趣,自己也没那么容易把时阮骗回家。

    那时候,年少无知除了钱什么也没有的时阮拿着黑卡对俞池说:“你让我咬你一口,我给你一百万。”

    俞池盯着时阮,反手拿出户口本:“你和我出国领个证,不要你的钱,随便你咬。”

    总之……就……嗯……

    后来时阮才发现,这哪是让他吃鱼,这他妈明明是鱼吃他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4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“门前大桥下,游过一只鸭”

    少年清脆的歌声把河里游泳的一只鸭吓得一激灵

    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歌,时阮走道河边蹲下

    河水清澈见底,河底的鱼摆摆尾巴游来游去

    这鱼真大啊……

    想吃

    但是抓不到

    时阮盯着水底的鱼,鱼鱼摆摆尾巴,高冷的给时阮留下一个背影

    时阮盯着鱼鱼高冷的背影看了两年,砖头冲屋里嚎了一声:“啊池!这条鱼看不起我!!”

    屋里走出来一个人,蓝发蓝眸,身材高挑。

    俞池身上还围着围裙,手里拿着锅铲。

    闻言淡淡的叹了口气:“想吃鱼就直说,鱼又做错了什么?”

    时阮哼哼两声:“我看上了这条鱼,你红烧给我吃。”

    俞池的手在空中挥了挥,那条“看不起时阮”的鱼就连着一点水被他抓在了手里:“除了我你还想看上哪条鱼?”

    时阮愤愤道:“你又不让我吃!!”

    俞池意味不明的看了时阮一眼:“你在暗示什么?”

    时阮后腰一凉:“……你大爷的正经点!”

    总之鱼鱼就这么看着老大把自己红烧,还撒葱花。

    鱼鱼:你到底是谁的老大!?

    作为一只猫妖,时阮总是对鱼有一种奇怪的偏执。

    不过俞池想了想,如果时阮对鱼不感兴趣,自己也没那么容易把时阮骗回家。

    那时候,年少无知除了钱什么也没有的时阮拿着黑卡对俞池说:“你让我咬你一口,我给你一百万。”

    俞池盯着时阮,反手拿出户口本:“你和我出国领个证,不要你的钱,随便你咬。”

    总之……就……嗯……

    后来时阮才发现,这哪是让他吃鱼,这他妈明明是鱼吃他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“门前大桥下,游过一只鸭”

    少年清脆的歌声把河里游泳的一只鸭吓得一激灵

    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歌,时阮走道河边蹲下

    河水清澈见底,河底的鱼摆摆尾巴游来游去

    这鱼真大啊……

    想吃

    但是抓不到

    时阮盯着水底的鱼,鱼鱼摆摆尾巴,高冷的给时阮留下一个背影

    时阮盯着鱼鱼高冷的背影看了两年,砖头冲屋里嚎了一声:“啊池!这条鱼看不起我!!”

    屋里走出来一个人,蓝发蓝眸,身材高挑。

    俞池身上还围着围裙,手里拿着锅铲。

    闻言淡淡的叹了口气:“想吃鱼就直说,鱼又做错了什么?”

    时阮哼哼两声:“我看上了这条鱼,你红烧给我吃。”

    俞池的手在空中挥了挥,那条“看不起时阮”的鱼就连着一点水被他抓在了手里:“除了我你还想看上哪条鱼?”

    时阮愤愤道:“你又不让我吃!!”

    俞池意味不明的看了时阮一眼:“你在暗示什么?”

    时阮后腰一凉:“……你大爷的正经点!”

    总之鱼鱼就这么看着老大把自己红烧,还撒葱花。

    鱼鱼:你到底是谁的老大!?

    作为一只猫妖,时阮总是对鱼有一种奇怪的偏执。

    不过俞池想了想,如果时阮对鱼不感兴趣,自己也没那么容易把时阮骗回家。

    那时候,年少无知除了钱什么也没有的时阮拿着黑卡对俞池说:“你让我咬你一口,我给你一百万。”

    俞池盯着时阮,反手拿出户口本:“你和我出国领个证,不要你的钱,随便你咬。”

    总之……就……嗯……

    后来时阮才发现,这哪是让他吃鱼,这他妈明明是鱼吃他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过不去啊,还有个段子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5 12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“哟,说书的!你天天来这墓碑前讲故事,这坟下是你何人啊?!”

    “我‘已逝’的娘子。”

    “看你这么可怜。每天一个人在这对着个墓碑讲故事,连个捧场的人都没有。不如,以后我来给你捧场如何?”妖在树上歪头一笑

    “若我不允,你可会离去?”

    “你猜?”

    “那何必有此一问。”

      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  “明知这以设下天罗地网捕你,你为何还来?”

    “因为...我答应过你...要听你说一辈子的书啊。”

      ————回忆分割线————

    河边,一“女子”坐在一名道士身旁,听道士讲述他的历练过程。

    “道长,你讲故事真好听。以后天天给我讲好不好?”

    “那我不成说书先生了。”

    “说书先生怎么了?你当我一个人的说书先生,我听你讲一辈子的故事,不好吗?”“女子”歪头一笑。

       ————回忆结束————

    “说好的,下辈子你不会当道士,你食言了。幸而我虽没能投生成女子,却能幻化成女子的模样,伴你身侧。”

    “其实,从你出现在我面前那刻,我便识出你了。你大可不必幻身女子,既幻化了,又何以在大婚之日诈死而去。若你我之间注定有一人为妖,那来生,我来做妖,等你来‘降’我。”

    “我会怕啊。”怕你不记得我。怕,你我终归还是人妖殊途。

    若再有来生,但愿你我,不再相遇。但这次应该不会有来生了。幸好!甚好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6 2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他从小父母双亡,独自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‘苟延残喘',因此,他害怕孤独,害怕失去。

    他们相识于校园,

    他总会问他,"你在吗?"

    他总会回答"我在。"

    毕业后,他们同居了,他还是会问他,"你在吗?"

    他还是会回答"我在"

    他们领养了一个孩子之后

    他又问道:"你在吗?"

    他还是会回答:"我在"

    多年以后

    他靠坐在一座墓碑前,他问道:"你在吗?"

    在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慵懒
    2021-5-13 11:42
  • 签到天数: 9 天

    [LV.3]偶尔看看I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1-5-6 22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人们都说,小三爷变了,变得狡诈冷漠,天真不再。

    可在小哥眼里,眼前这个神色冷漠的男人和十年前那个天真开朗的男孩一样。

    因为他们的眼里,都有着只有张起灵知道的喜欢。
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小黑屋|Archiver|腐女之家

    GMT+8, 2021-5-19 07:57 , Processed in 0.044625 second(s), 9 queries , MemCached On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    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